www.131.net www.ylg12.com bbo666 88bifa
当前位置:神算网 > www.gs7788.com >
www.gs7788.com

互助献血幌子下的利益链条:一单血液可卖2000元

发布日期:2018-01-10 点击数:

▲多处公交站台贴有有偿献血小广告

互助献血幌子下的利益链条

近日,北京青年报记者在北京多地公交站台发现“有偿献血”广告单。北青报记者据此线索发现,在北京市血液中心、海淀区某三甲医院周边,经常有血头组织社会人员打着“互助献血”的幌子卖血。我国献血法规定,我国实行无偿献血制度,为保障公民临床急救用血的需要,患者可找亲友互助献血。这意味着,互助献血的范畴是患者亲友,且是无偿行为,但是血头们是让社会人员假扮患者亲友“献血”,从中谋取利益。律师表示,这一行为已构成非法组织卖血罪。

现状

公交站牌、QQ群成卖血广告重灾区

北青报记者走访发现,北京多地公交站台有卖血广告。比如,在特8内公交经过的刘家窑桥、方庄、十里河、潘家园等地的公交站台,都能看到十分醒目的广告单。这些广告单有半张A4纸大,上面写着“正规三甲医院,急需献血人员,400cc400元”,还留有电话号码。

此外,北青报记者在QQ群查找栏里输入“北京献血”关键字眼后,一下出来20多个群,有群名刻意加上“互助”两字,实则是有偿。例如,群名是“北京红十字互助献血”的群介绍却是“有偿献血、血小板”。记者观察到,不少群已接近满员,“北京有偿献血总群”群成员上限是200人,已有191人;“北京有偿互助献血群”群成员上限是1000人,已有996人。

这些群十分活跃,北青报记者加入“北京有偿献血总群”不到1分钟的时间,群内已弹出近十条献血信息。“下午×××医院,不用等,要来的速度报名!”“急用钱看过来,招献血人员”……群内的四五个“血头”反复发送以上信息,并标注了献血地点、价格、流程等信息。

根据《北京市献血管理办法》规定,对献血者两次采血间隔期不少于6个月,禁止频繁采血。但在群内,不少血头表示,医院、血液中心不联网,手臂没明显针眼就能献,不必在乎时间间隔。这些群也在不停“死亡”和“重生”。北青报记者发现,加入的部分QQ群因违反相关条例被第三方永久封停,但是只要搜索“北京献血”关键字眼,就能加到新的卖血群。

▲血头靠互助献血单组织社会人员假扮患者亲友卖血

探访

血头操纵“互助单”献血无偿变有偿

北青报记者发现,血头们提及的“献血”地点多在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、海淀区某三甲医院等地,都是打着互助献血的幌子来“掩护”有偿行为。为此,北青报记者对红十字血液中心、海淀区某三甲医院进行了探访。

地点1: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

卖血者从医院拿单去血液中心现场审查不严格

在QQ群“北京互助献血群”里,一名自称是陈经理的人反复发送“急急急,马甸红十字血液中心招献血人员”的广告,称“单子在手,来了就安排”。北青报记者拨打陈经理的电话,陈经理询问了血型、在哪献过血、献了多久、手臂上有没有针眼等问题后,让记者在第二天早上8点前到清河附近的北京大学人民医院(海淀),约定好400cc血600元。就“献血”的方式,陈经理说:“我明天给你单子后,你去马甸的红十字血液中心,献完血把单子还回来,我给你钱。”

第二天8点前,北青报记者来到医院,陈经理让记者在一层大厅坐着,等他找病人家属开单子。但直到10点,陈经理才告知记者,医院没有单子了,要“献血”只能明天了。“这是血头惯用的套路,只要有人卖血,就把这些人诓到医院,有没有病人需要血再另说。”一位多次卖血的人告诉记者。

北青报记者还了解到,陈经理所说的单子是“互助献血申请书”。没有独立采集血液资质的医院病人需要用血且医院供血量不足时,医院会开出互助单,让病人的亲友去相应的血站献血,随后血液会发送到医院。血头正是抓住这一点,把原本应该无偿的献血变成了暗中的有偿献血。

“献血”无果后,北青报记者直接来到北三环马甸桥附近的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。在血液中心大门口,五六个中青年男子站在一起,不时地问周边经过的人要不要“有偿献血”。记者径直走进献血室一层,室内一侧摆了四张桌子和几排椅子,四五个人围在一起,填写着A3纸大小的北京市无偿献血登记表和A4纸大小的“互助献血申请书”。其间,有人大声谈论400cc血多少钱等话题,而在不远处就有两名保安,也不时有医护人员经过,但对这些人视而不见。

北青报记者以卖血者的身份,看到了在卖血环节中至关重要的“互助献血申请书”。申请书上写着病人所住医院、姓名、经治医生、诊断疾病、血型、使用血液品种等详细信息,还有献血者与病人的关系、身份证等信息,下方有医院输血科的盖章、负责人的签字。

▲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门前总是聚集着一批血头

地点2:海淀区某三甲医院

医院周边公园成血头聚集地卖血者要接触多名血头

相较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,海淀区某三甲医院的流程则更加复杂,卖血者卖一次血要接触多名血头,医院的审核环节也更为严格。曾在该医院卖过两次血的小王向北青报记者讲述了整个过程。“血头约我下午1点到五棵松地铁站b1出口,那儿有一个公园,里面有不少血头和卖血的人。”小王说,到了约定地点后,和他对接的是另一个血头。“血头会仔细检查每个卖血人手臂上的针眼,那个人要我把外套脱了,把我袖口使劲往上拉,揉着我的胳膊看有没有针眼。”检查只是第一步,血头会让卖血人在公园附近等着,有单子后,会由不一样的血头带卖血人进医院。

“血头安排了我和另外两个人一组,给一位老年患者献血,我要伪装成是患者的侄子,另外两个人假装是我朋友,我们在外还反复对了下说法。”小王说,在献血中心血液化验合格后才能去抽血,但是入门处的保安会拿走互助献血单,问他们和患者的关系等问题,答不对的人会被撵走。

调查

血头内部有组织

利用互助献血漏洞敛财

互助献血的本质是无偿献血,但北青报记者在医院、血站探访发现,血头们都是利用互助献血的幌子来组织非法卖血活动。“我们这是互助献血,没什么危险的。”在记者提出献血是否安全的疑虑时,一名在血站组织卖血的血头表示,国家规定可以互助献血,只要拿着互助献血单表现得像病人家属,血站不会不让献血。“我做这行多少年了,每天固定30人,没出过问题。”该血头强调。

北青报记者还发现,血头内部有组织体系,多人分管接病人单、发广告、带人进医院等环节。一名负责带人进医院的血头告诉记者,完成一单后他会拿到200元提成。据了解,在血头组织内,有专人负责在医院内发放印有卖血信息的名片和小广告,需要大量用血的病人及其家属会通过小广告找到血头,确定用血量和价格,一般400cc的血在2000元左右。此外,记者在百度贴吧等社交软件上发现,经常有人发文寻血源,多是在北京医院做手术的外地人。一般来说,血头上线负责在医院内联系需要用血的病人或病人家属,商定用血量、血型、用血时间,并根据用血量收取“好处费”;下线负责在网络上寻找卖血人员,与其议定卖血价格后带至医院。

据了解,一单400cc血的价格在2000元左右,这些费用经由上线、下线之间逐级抽成,最后到卖血者手中一般在400-600元之间。

献血量跟不上用血量

家属互助献血成常态

北青报记者从多家三甲医院了解到,由于手术用血需求量大,互助献血的现象非常普遍。一位血液科的大夫介绍,他们收治的患者往往用血多,手术前医生会提前告诉家属去备血,尤其对于需要长期血液治疗的患者,家属一般都是通过互助献血的方式来备血。

而上述医生提及的缺血现象在北京普遍存在。据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官网的信息,北京市平均每天有近2000人等待输血来维系生命。就2016年来说,该中心平均每天有1000余人、每人献330ml左右血液,这些血液要提供给临床176家医院使用,明显“供不应求”。据北京市献血办公室官网数据,2017年12月26日这一天,通州血站的采血量是北京红十字血液中心的1/3、密云血站是1/14、延庆血站是1/81。

北青报记者通过和多位卖血者聊天发现,卖血“主力军”多是打工者和学生,缺钱是他们献血的主要原因,也有人认为相较在献血车无偿献血,还不如“有偿献血”挣点钱。

回应

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:

四大血站不联网无法管理卖血行为

北青报记者以市民身份拨打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服务热线,在听到记者反映有血头长期组织人到红十字血液中心“互助献血”的事情后,工作人员说:“这种现象一直有,血液买卖是非法行为,但屡禁不止。”就现象一直存在的原因,该工作人员解释,由于北京医疗条件好,很多人进京看病,用血量大,这使得北京的血量供应一直很紧张。“当医院的血供应不上来时,病人可以通过亲属、朋友来互助献血,但很多外地人在北京人生地不熟,找不到亲人、朋友献血,这就让血贩子钻了空子。”

那么,红十字血液中心为什么不对大厅内的卖血人员进行管理?工作人员说,红十字血液中心的工作人员只对血液安全、采血安全负有责任,“献血者填写献血登记表,血液检验合格后,我们才会采血,但我们无法对血贩子进行管理,这归公安机关管。”工作人员说,为了规范献血,血液中心在大门口等关键地方都装了摄像头,但血贩子比较“猾”,会躲在没有摄像头的地方进行卖血交易,这也导致了取证难。

对于血头组织人员不按规定时间多次“献血”,该工作人员解释,WWW.9895.COM,北京有北京红十字血液中心及通州、密云、延庆四个血站,但由于献血信息属于隐私信息,四个地方的献血信息不联网,献血者在红十字血液中心的献血信息在其他三个地方都查不到,这就使得有人不按规定时间反复“献血”,采血工作人员只能通过肉眼识别针眼来确定采不采血。

“政府也在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,希望通过一些措施杜绝这类现象。”工作人员透露,接下来,红十字血液中心会和通州血站联网,这能制止有人反复卖血的行为。

专家观点

血头行为构成非法组织卖血罪

建议国家调整血液制度

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副主任赵占领表示,变了味儿的“互助献血”在本质上构成了非法组织卖血的行为。根据我国刑法第三百三十三条规定,非法组织他人出卖血液的,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;以暴力、威胁方法强迫他人出卖血液的,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,“只要构成组织三人以上卖血、获利2000元以上其中一个条件就可立案。”

这种现象为何屡禁不止?赵占领分析,市场需求大就有利益空间,北京医疗资源集中,血源供应不足就使得血头有空可钻。此外,血头们的卖血行为相对隐蔽,如没有第三人举报或公安部门查处,很难有人发现。

赵占领建议,医院、血站等地要加强管理,公安机关应加大对此类行为的执法力度,“更重要的是,国家需要调整血液体制,通过多种方式鼓励更多人无偿献血,也要加强多个地区间的血液调动,确保血液需求量大的地区有血可用。”

记者 李梦婷